林空鹿饮溪

月落乌啼霜满天,曦臣晚吟相拥眠。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原著向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3〕

“咕……啊……噗哈……”水争先恐后的与空气抢那丁点儿大的地方。江澄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咕噜噜……”听到声音,他将紧闭的眼睛撑开一条缝,水进入眼睛的感觉着实不怎么样而且水里还掺杂着他的血。‘还有一条?!’忍着眼睛的刺痛江澄发现一条与刚才那条怪物长的一模一样但体型却又大了不少的怪物正张着嘴朝自己游来。

“呃……咕噜……”

疼,撕心裂肺的疼。突如其来的错觉让江澄以为自己又被化去了金丹。突然那怪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张开嘴任半死不活的江澄下沉,尾巴一甩竟是逃命般游开了。

水被血染红了,虚无缥缈,裹着江澄往湖底沉去。

疼……好疼,阿爹……我好疼,阿娘……我,要死了吗?这个死法可真丢人啊…………我死了……那……金凌怎么办……莲花坞怎么办…………蓝曦臣……怎么办…………

意识完全陷入黑暗之际,江澄看到一抹蓝白。

“……蓝曦臣?”

“江澄?”看着被蓝忘机救上来的不省人事的江澄,魏无羡颤抖着开口。

江澄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不一会儿就浸透了魏无羡的外袍。

魏无羡和几个江家门生在给江澄输送着灵力,可是没用……灵力被注入到江澄体内,可很快就会溃散消失。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血止不住?!……江澄?江澄!江晚吟!别睡!我要回莲花坞捣乱了起来抽我啊!江澄!”输入灵力并不见什么效果,魏无羡只好撕下干净的衣服先扎住江澄的伤口,只期望血不会像刚才那样流的快。

蓝忘机将江澄救下后又急忙去救被几乎发疯的怪物围攻的楚蔚等人。回来便看到浑身是血的江澄被魏无羡抱在怀里,身边围着几个江家门生给他输送灵力。

“蓝……蓝湛,江澄,江澄的血止不住怎办,他……他……”魏无羡说着说着无名的恐惧一下子满上他的心头,豆大的泪珠就这样掉了下来。

他很害怕。

蓝忘机疾步走过去抽出避尘,伸手给魏无羡擦了擦眼泪开口:“先回莲花坞。”魏无羡抱起江澄,蓝忘机站在两人身后,一边御着剑一边给江澄输送灵力,楚蔚等人留在此地时刻留意周围。

幸亏此地与莲花坞相距不远,再加上蓝忘机一直为江澄输送灵力,这才使江澄吊着一口气回到了莲花坞。

江家管事江琳在头次楚蔚带着门生赶去支援江澄等人的时候就在莲花坞门口等着了。

“琳婶!!!快叫巫医!!”避尘还未落稳,魏无羡就跳下来,抱着江澄往宗主卧房跑去。

巫医赶来,看到江澄身上的伤口怔了一下,连忙在他身上施了几针,又将几味蓝忘机都未曾见过的药物研碎敷在了江澄的伤口上,见血好得止住了,叮嘱他们每隔一盏茶的功夫就为江澄输送一次灵力。

而后就急忙跑回了药阁,莫约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他拿着一本泛黄的古书和几味新鲜的药材回来,将药材给自己的药童让他们立刻将药材杵出汁液又吩咐小厮准备了一个沐浴用的大桶。

待他二人为江澄输送完一次灵力,巫医拿着那本古书走到二人身边开口:“魏公子,蓝二公子,你们看这是咬伤宗主的那个东西吗?”

“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巫医盯着古书,似是通过他看到了什么东西轻轻开口:“这是由鲛人的怨魂化成的,名为幽化鱼。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曾经有鲛人帮助了落魄人家,之后便有鲛人被大量屠杀贩卖,死去的鲛人是如此不甘他们的魂魄在被屠杀的地方积聚,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鲛人也每天在悲伤与恐惧中度过,渐渐的鲛人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剩下那些残魂断魄在他们死去的地方游荡,日积月累,怨气越来越大最后化为怪物来报复人们,只为让人们尝到他们的恐惧悲伤与不甘…………”蓝忘机静静的听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

“不好了!”一个年轻的江家弟子跑过来打断了三人的对话。突然,魏无羡感到了一阵有的没的心悸,而远在云深不知处的蓝涣和在金麟台的金凌心脏突然狂跳起来:“晚吟/舅舅……?”

江澄的长命灯,灭了。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2】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原著向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人还没来吗?”江澄抽回刺进怪物身体里的三毒。“回宗主,还没有。”江锐微微喘气,抬手擦掉溅在脸上的液体。

     那些怪东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缠。而且还有两个门生受伤了,一个被那东西的尾鳍划伤了后背,一个被咬在了小腿上。

     江澄猛的一跃躲开了被拍上来的水柱,还没站稳就听到江锐的喊声:“宗主小心后面!!”江澄转身执起紫电往那已经越到半空,张开嘴妄图偷袭的怪物的身上抽去。“噼啪!”

     “吼!”一声低沉的吼声响起,所有的怪物仿佛被下了定身诀,猛的停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水里,几只溜的慢的被江澄等人当场截杀。

       “这是怎么回事?”江锐攥了一把被水拍散湿了的头发,看着趋于平静的水面开口。江澄收起紫电抬头望天上看去。楚蔚也就是刚刚被派遣回莲花坞召集门生的那个人,正带着一众门生赶到。

     “宗主!”江澄看着湖面:“江锐,你派人时刻密切观察周围。那怪物看来也不是什么没有智商的东西……”“宗主!您快来!”江澄话没说完就被急急忙忙的打断了。
  
 
     是那两个受伤的门生。被伤了后背的那个此时已经止住了血,只是伤口有些狰狞,看起来并无大碍。

     而问题就出现在被咬伤的那个:明明伤口不深,伤口的血却止不住,而且短短时间内有发黑溃烂的迹象,整个人在不停的抽搐且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但似乎没有用,不一会那人的脸就开始发紫。

     “水……给我啊!哈嗯……水!”那门生痛苦着叫着,拼了命似得在抓挠侧颈,力气大到他身边的另两名门生差点按不住他。

     江澄走过去一下把那个门生敲晕,侧身对刚刚那两名按着他的门生说:“你们两个去找木桶盛水,大一点的。”

     见昏迷的门生还在抽搐着便将江锐和楚蔚叫过来。“宗主,已经派遣其他人在周围巡视。”“嗯,你们两个过来按住他,别用太大力,省的等会儿断骨更不好弄。江昀泽【江锐字昀泽】你发带给我,你俩按住他的时候顺便给他收拾收拾颈上的伤。”

     刚好水来了,江澄命江锐和楚蔚将那门生放到桶里,用发带绑在他大腿处,然后用剑割掉伤口周围的坏肉紧接着割开伤口挤出污血,最后倒上疮药用干净的布潦草的包扎了一下。

      “江锐你去看看之前受伤的百姓有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楚蔚你去周围看看跟其他人一起接着巡视。”“是,宗主!”还没等三人走开,那个被江澄一把敲晕的门生突然大幅度的抽搐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楚蔚下意识的想要去按住他。

     还没等碰到他,那门生就突然扣住楚蔚的手腕一用力,楚蔚一踉跄被拽了过去。

     “哐”的一声楚蔚撞倒了木桶和那人倒在地上,后者张开嘴莫约有小指半指长的利齿完全暴露出来随时都能咬断楚蔚的脖子。江澄眼疾手快的用紫电把楚蔚拽起来,顺带给了那门生一脚。“吼!啊!!”

     水又开始翻涌,大小不一的怪物短时间冲出水面扑向周围巡视的江家弟子。

     “别慌!起阵!”江澄看着癫狂不已的受伤门生,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忍,但还是被他压了下去然后抽出三毒刺穿了那个门生的胸口。那门生抽搐了几下便无了生息,但却与之前那个人不同,没有化为枯骨。

     指挥着众弟子结阵江澄又在这边留了以楚蔚为首的三个自己的心腹,便御剑急急忙忙的往南飞去,江锐了然也随他一起去。
  
 
     可奇怪的是其他受伤的村民并没有发生这种怪化的情况。‘难道…!遭了!这该死的东西!’江澄猛的一回头“江锐你留在这里盯着!”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御着三毒回去。

     果不其然,阵已经破了一个大缺口,弟子伤亡也在增多。“哼,这混账东西。”江澄挽了个剑花,步跃而起一下将一只怪物斩成两半。同时化出紫电,杨手朝水面抽去。“噼啪!”紫光大盛,小一点的怪物竟像死鱼一样个个翻起了肚皮。

     可同时也刺激到了更多的怪物,波涛汹涌,掀起的浪一丈比一丈高,不少门生御剑在半空被掀到了水里。

     这些怪物的动作似乎都是有规律的。江澄御剑到半空,发现距岸边六七丈的距离有一只怪物比其他的都要巨大都要……引人注目。

     “是你了。”江澄站在三毒上握紧紫电,充满了灵力的紫电啪啪响着,俯身向下,头发与衣角纷飞。

     又一鞭子落到水面上。一道水柱拍过来江澄一跃而起翻身躲开,又稳稳落到了三毒上。几鞭子下去,着实将那个庞然大物惹怒了。

     将灵力运至手心用力一拍把再次扑上来的杂鱼震开。江澄看着那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的怪物跃出水面朝自己扑过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微笑。

     他御着三毒猛的往下一扎,竟与那怪物错开,一下子扎到了水里。

     刹那间,只见水面上浮起紫色的九瓣莲图案的法阵,配着灵器紫电的紫光说不出的好看,位于阵法中心的怪物此时正痛苦的哀嚎着不停的扭动着身躯。

     江澄看准时机,用紫电勒住那怪物的脖子站到它头上,另一手执三毒找准空隙将紫电一收,双手用力将那怪物的头颅插了个对穿。那些小怪物几乎是一瞬间就乱了阵脚,被江家弟子反杀。

     谁知就在这时那怪物突然一尾鳍扫过来,似是想挣个鱼死人亡,江澄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拍下去,自左肩至右腰被划开一道口子。

     三毒还牢牢的插在那玩意的脑袋上。水花翻涌。“咳!”呛水的滋味着实不好受,更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几条漏网之鱼,江澄的左大腿和右肩都被咬了一口。本想召出紫电,奈何灵力不足炸出两个电花便无声息。

     “宗主!”楚蔚带着几个门生将江澄周围的怪物斩杀。还没等几人碰到江澄,一个大水花便将他卷了下去。

TBC.
   

    

     

    

    

因为太喜欢这一段了!而且感觉上次没画好所以又重新翻了一遍!!是旗子老师  @元亓的旗子🇨🇳 的脑洞!谢谢旗子给哒授权!感谢旗子不嫌弃!手机像素超级辣鸡的【绝望】小甜心们将就一下吧【绝望瘫】给旗子打call!!】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OK?→

      云梦多水,大大小小的湖泊数不胜数,云梦人也擅长凫水。但兴许是水多了,总是会有无故的事端发生。

     譬如渔船被不知名的东西掀翻啦、凫水的人无故溺亡啦、抛尸入湖最后却打捞不到尸体啦等等等等。

民间都说那是水鬼在作祟,说是那些冤死的人的魂魄都被关在他们溺死的湖里了,只有拽了另一个人下水是一命换一命,才能拿走自己的魂魄去重新投胎。但水鬼是何时兴起的又是何时流传的却没有一人能说清楚。

      “爹!你又要去抓鱼吗?!”一个五六岁大的娃娃听到声响后哒哒哒的跑过来,手里还拿着未来得及放下的话本。

     正在收拾东西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活,在衣角上蹭了蹭手,接着才抱起自己的孩子,“是啊,爹爹要去抓鱼,抓好多好多鱼,回来给阿泽买好看的话本,好吃的糕点,再给你娘亲买香香的胭脂。”

     小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搂着他爹爹的脖子小声说:“爹爹,这一次可以让阿泽和你一起去吗?”看着蹲在不远处的湖边洗衣服的妻子,孩子的爹笑着回答:“那你要经过娘亲的同意才行。”

     小孩撅了噘嘴:“娘亲才不会让我去,娘亲说水里有会把人拉下水的妖怪,连出来洗衣服都只让阿泽在一边看小话本。所以阿泽才想跟爹爹偷偷去的。”

     看着湖边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洗衣服唠家常女人们,又看看在水里凫水好不欢快的孩子们,小孩阿泽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男人看着孩子,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这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四岁那年偷偷跑出去玩却不小心掉到湖里差点淹死,还是由路过此地的江宗主发现给救了起来,才留下一条小命的。

     打那之后是大病了一场,还落下了病根。其实小孩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但都夭折了,所以家里对这个孩子额外重视,为了给他治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

      看着噘着嘴一脸委屈的小孩,捏了捏他小巧的鼻子:“等你长大了,爹爹就带你去好不好,不光带你去抓鱼还带你去到处玩,你不是说想去姑苏吗,等你长大了……”“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尖叫声打断了,他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孩子。

     放眼望去不远处的湖里,湖水在不停的翻涌,小船被浪拍的摇摇晃晃,人们受到惊吓,有的撒腿就跑有的冲向那些凫水的孩子。

     尖叫声,哭泣声,水浪声混合在一起,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低沉的咆哮。

     “娘……娘亲!呜呜呜呜呜!爹爹!娘亲!”孩子似是被吓到了,他指着不远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哭叫着开口。男人看着被水浪拍倒在地上的妻子,红了眼眶。

     他不敢过去,不仅仅是因为孩子,他捂住孩子的眼睛,不管孩子怎么挣扎,他始终是死死的捂着。因为他看到了随着高高的水浪拍到岸上,略有成人手臂长的怪物张开满是利齿的嘴,正在撕咬他妻子和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迈开颤抖不已的腿向前跑去,但是能往哪边跑呢,这座村庄四面几乎都是水,可以说是湖心那一点,只有一条两人并肩的小路通向外面,所以人们出行大都是走水路,可如今那只是早去见阎王的死路罢了。眼看水已经漫上了青石路,水浪也越来也大。

     他只能带着孩子往村子中间的高地跑,经过了高地才会到达那条小路,可他没有想到那条小路也被水淹没了。水还在涨,是想要把这个不足百户人家的村庄淹没似得。

     江澄一行人在聂家的清谈会回来。御剑在半空,掐了个避风诀没有受到半点阻碍。

    
     修仙者对五感比普通人多出不止一倍。所以听到翻涌的波涛声时,江澄皱了皱眉: “停下,下去看看,我记得这边是湖心的一个村子才对。这片水域常年风平浪静,按理说不会有如此之大的风浪。”“是!”众人御着剑向村子飞去。

     距离村子越来越近。“奇怪,这个村子有这么小吗?”江澄旁边的一个门生看着缩小不少的土地有些茫然,他记得上次跟宗主回来的时候这个村子虽小,可没有小到仅剩高地处,不足三十余间房子的范围。

     江澄皱着眉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御剑。此时的高地上。阿泽死死的搂住他爹的脖子,手里还捏着他娘早先塞给他看的话本。

     水似乎没有刚刚翻涌的那么厉害了,但是村民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因为没人会想在不经意间就丢掉性命。“你!你们看!”一位村民扒在门口指着天上,其他人都纷纷抬头。

     “宗主!是江宗主!我们有救了!”“太好了!呜呜我们……我们不用死了!”“宗主!这里!救救我们!!”听到众人的呼喊,阿泽泪眼婆娑的抬头,只见空中十余人,皆身着紫衣,挽着利落的发髻,为首的那个更是俊美。

     江澄等人御剑而下,轻轻落在地上。“宗主!宗主求您救救我们吧!”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颤抖着跪倒在地,其他村民也都纷纷效仿着跪下。

     江澄赶忙扶起他面前的老人:“老人家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那老人说话突然一个村民颤抖着叫了出来:“妖怪!有妖怪!它们吃了好多人!好多好多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救命!!救命!!救救我吧,求您救救我吧!我不想不想……我……呃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怔了一下,他在那个村民身上貌似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那人喊着喊着突然抽搐的倒在地上,身体扭曲的挺动着。突然扑上来朝老村长咬去,人群一下子炸了。

     江澄抽出三毒斩向那个人,却不料被灵活避开。“吼……”那“人”又在地上扑棱了几下没有再向前,江澄看准时机化出紫电抽向那个半人不鬼的东西。

      “吼!”紫电落在他苍青色的皮肤上顿时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上面还隐隐冒着青烟。“呜啊!吼!呜哇!吼!”他……它张开嘴冲着水里发出了几声怪异的叫声便没了生息。

      “江锐你统计一下,将身上有伤口的和身上没伤口的村民分开来。”江澄看着面前化为枯骨的“人”,他记得,这个人的手臂上有一对小指粗细的血窟窿。而且经那些与那所谓的“妖怪”打过照面的人的解释来看,那血窟窿是被那些玩意咬出来的。是和走尸的尸毒有些相似吗?

     “宗主。”江锐走过来,“宗主,据我们统计在场有不足一百二十人,孩子三十有五,老人二十位其他全都是些青壮年。而其中有五位孩子,三位老人和四十七位青壮年不同程度受伤。我们已经将受伤的人安排在最南边的一些院舍里。”江澄点了点头:“将重伤与轻伤者也稍微隔离开,多几个人盯着伤者,一旦发现变故立刻斩杀。这里离莲花坞约有三炷香的时间,找个人回去,多召些门生过来。”“是!宗主!”

     将村民们安置好后,江澄御着三毒去了南边的院舍。“怎么样了?”“回宗主,皆以帮他们的伤口止住了血。”江澄看着或坐在院落里或挤在屋子里的人开口询问,“没有再发生那样的事么?”那位门生摇了摇头。“只是……只是……”见那门生支支吾吾的,江澄皱着眉开口:“有话直说,这成什么样子?”“那人……”“宗主!宗主不好了!水越涨越快,浪也大了起来,而且那些怪物……”江澄御剑到半空中。看着水中欢腾着的怪物执紫电抽了过去。

TBC

emmmmm……这应该算的上是原创吧……∑   _(:_」∠)_就今天中午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就是我在逗我家那几条小锦鲤玩儿!估计是把崽子惹急了,那小玩意身体突然拉长呲着一嘴白牙,瞪着大红眼睛看着我,而且颜色也变了!我估计当时是还没反应过来,不仅没跑还上去摸了一下鱼尾巴,结果它一尾巴抽过来。想跑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动不了了,就任它一下一下的抽我,估计是玩腻了,这货居然要吃了我然后我就吓醒了!吓醒了!!醒了!!!了!!!!刚好今天下午也没事所以就画出来了p1原图p2上色【不要在意背景不要在意颜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bu这已经不算细节了!)_(:_」∠)_∑】这么一吓还给吓出了脑洞……【挠头】真神奇-_-

@元亓的旗子 劳斯的文里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这两句!卡到心窝窝里了。前4p是画【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p5是手写,求劳斯不嫌弃!最后是一只舅舅兔!我吹爆 @元亓的旗子 劳斯!!【劳斯加油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