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乌啼霜满天,曦臣晚吟相拥眠。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原著向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3〕

“咕……啊……噗哈……”水争先恐后的与空气抢那丁点儿大的地方。江澄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咕噜噜……”听到声音,他将紧闭的眼睛撑开一条缝,水进入眼睛的感觉着实不怎么样而且水里还掺杂着他的血。‘还有一条?!’忍着眼睛的刺痛江澄发现一条与刚才那条怪物长的一模一样但体型却又大了不少的怪物正张着嘴朝自己游来。

“呃……咕噜……”

疼,撕心裂肺的疼。突如其来的错觉让江澄以为自己又被化去了金丹。突然那怪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张开嘴任半死不活的江澄下沉,尾巴一甩竟是逃命般游开了。

水被血染红了,虚无缥缈,裹着江澄往湖底沉去。

疼……好疼,阿爹……我好疼,阿娘……我,要死了吗?这个死法可真丢人啊…………我死了……那……金凌怎么办……莲花坞怎么办…………蓝曦臣……怎么办…………

意识完全陷入黑暗之际,江澄看到一抹蓝白。

“……蓝曦臣?”

“江澄?”看着被蓝忘机救上来的不省人事的江澄,魏无羡颤抖着开口。

江澄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不一会儿就浸透了魏无羡的外袍。

魏无羡和几个江家门生在给江澄输送着灵力,可是没用……灵力被注入到江澄体内,可很快就会溃散消失。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血止不住?!……江澄?江澄!江晚吟!别睡!我要回莲花坞捣乱了起来抽我啊!江澄!”输入灵力并不见什么效果,魏无羡只好撕下干净的衣服先扎住江澄的伤口,只期望血不会像刚才那样流的快。

蓝忘机将江澄救下后又急忙去救被几乎发疯的怪物围攻的楚蔚等人。回来便看到浑身是血的江澄被魏无羡抱在怀里,身边围着几个江家门生给他输送灵力。

“蓝……蓝湛,江澄,江澄的血止不住怎办,他……他……”魏无羡说着说着无名的恐惧一下子满上他的心头,豆大的泪珠就这样掉了下来。

他很害怕。

蓝忘机疾步走过去抽出避尘,伸手给魏无羡擦了擦眼泪开口:“先回莲花坞。”魏无羡抱起江澄,蓝忘机站在两人身后,一边御着剑一边给江澄输送灵力,楚蔚等人留在此地时刻留意周围。

幸亏此地与莲花坞相距不远,再加上蓝忘机一直为江澄输送灵力,这才使江澄吊着一口气回到了莲花坞。

江家管事江琳在头次楚蔚带着门生赶去支援江澄等人的时候就在莲花坞门口等着了。

“琳婶!!!快叫巫医!!”避尘还未落稳,魏无羡就跳下来,抱着江澄往宗主卧房跑去。

巫医赶来,看到江澄身上的伤口怔了一下,连忙在他身上施了几针,又将几味蓝忘机都未曾见过的药物研碎敷在了江澄的伤口上,见血好得止住了,叮嘱他们每隔一盏茶的功夫就为江澄输送一次灵力。

而后就急忙跑回了药阁,莫约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他拿着一本泛黄的古书和几味新鲜的药材回来,将药材给自己的药童让他们立刻将药材杵出汁液又吩咐小厮准备了一个沐浴用的大桶。

待他二人为江澄输送完一次灵力,巫医拿着那本古书走到二人身边开口:“魏公子,蓝二公子,你们看这是咬伤宗主的那个东西吗?”

“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巫医盯着古书,似是通过他看到了什么东西轻轻开口:“这是由鲛人的怨魂化成的,名为幽化鱼。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曾经有鲛人帮助了落魄人家,之后便有鲛人被大量屠杀贩卖,死去的鲛人是如此不甘他们的魂魄在被屠杀的地方积聚,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鲛人也每天在悲伤与恐惧中度过,渐渐的鲛人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剩下那些残魂断魄在他们死去的地方游荡,日积月累,怨气越来越大最后化为怪物来报复人们,只为让人们尝到他们的恐惧悲伤与不甘…………”蓝忘机静静的听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

“不好了!”一个年轻的江家弟子跑过来打断了三人的对话。突然,魏无羡感到了一阵有的没的心悸,而远在云深不知处的蓝涣和在金麟台的金凌心脏突然狂跳起来:“晚吟/舅舅……?”

江澄的长命灯,灭了。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