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乌啼霜满天,曦臣晚吟相拥眠。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原著向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4〕


江澄的长命灯,灭了。


“你……你说什么?”魏无羡睁大了眼睛,踉跄着走到江澄床边抓起他的手颤抖着开口:“江澄……江……江澄你装什装快起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是么……江晚吟!!”


“晚吟!”


收到门生传来的江澄重伤的简讯的时候,蓝涣觉得一道天雷劈下来,将他的一切劈的荡然无存,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自先行动起来,掐了一个传送诀,不顾此法阵消耗大量灵力直接赶来了莲花坞。刚到就听到江澄的长明灯灭了。


光风霁月皎皎君子的泽芜君此时不顾雅正,推开门奔到了江澄的床边,站在哪里却再不敢向前。


他不敢相信,昨日还在清谈会上与各位家主把酒言欢,叮嘱自己好生照顾自己,下次与自己一起夜猎的人现在竟然躺在这里像个死人一般——可不就是么,修仙者的长明灯灭了,那这人离魂散魄消之时还远吗。可,天意真的难违么。


蓝涣眼前一黑,一股名为绝望的东西笼罩了他。过了许久他才听到蓝忘机焦急的呼声:“兄长!”


魏无羡似是魔怔了一般,死死地抓着江澄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失态过了。


魏无羡本以为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什么事都看开了,可真到发生了,才猛然醒悟,那所谓的看开了,一切都是小事都是浮云,通通都是屁话。


蓝忘机红着眼把魏无羡拉倒一边死死搂住:“魏婴!你冷静一点!”


魏无羡满脸都是泪痕,大吼道:“冷静!?我怎么冷静!江澄他都要死了!江澄……我……”


说到一半,魏无羡就像被扎破的气球似的,身子在蓝忘机怀里软了下去,口中呜咽着:“我冷静不下来啊……蓝湛……呜……我冷静不下来……”


和魏无羡不同,除了最开始差点跌倒,蓝涣很平静,平静的很可怕。


可平静之下又是无法掩盖的绝望,那种整个世界都离开,所有人都背弃自己而去,以及与挚爱永世无法相见的绝望。


蓝涣看着躺在床上的江澄。床上的人儿,脸很白,没有一点血色,总喜欢紧皱着的眉头此时是舒展着的,原本喜欢勾起讥讽微笑的嘴角此时也是无喜无悲。


看着他紧闭的双眸,蓝涣多么希望下一刻可以睁开。看着那骄傲的双眸里透露出点点笑意,眼睛的主人同样用无法掩盖笑意的声音与他说:“蓝曦臣,你看你这个样子,丑死了。”


蓝涣一只手摸着江澄的脸颊,另一只手与他十指相扣输送着灵力。


晚吟的脸好冰……


“晚吟,你醒醒好不好,你说过要与我一起夜猎的,说好我们要一起等阿凌成家的……说好……说好你我退了宗主之位……也要去做一对……做一对羡煞旁人,自由自在的神仙道侣的…………你醒醒好不好……”


泪珠顺着蓝涣的脸颊滑落到江澄的脸上。


似是绝望之际总会出现一丝曙光。那所谓的天意总会有人反驳:


“在下……在下也许可以救活宗主。”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