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空鹿饮溪 字是昀泽

月落乌啼霜满天,曦臣晚吟相拥眠。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OK?→

      云梦多水,大大小小的湖泊数不胜数,云梦人也擅长凫水。但兴许是水多了,总是会有无故的事端发生。

     譬如渔船被不知名的东西掀翻啦、凫水的人无故溺亡啦、抛尸入湖最后却打捞不到尸体啦等等等等。

民间都说那是水鬼在作祟,说是那些冤死的人的魂魄都被关在他们溺死的湖里了,只有拽了另一个人下水是一命换一命,才能拿走自己的魂魄去重新投胎。但水鬼是何时兴起的又是何时流传的却没有一人能说清楚。

      “爹!你又要去抓鱼吗?!”一个五六岁大的娃娃听到声响后哒哒哒的跑过来,手里还拿着未来得及放下的话本。

     正在收拾东西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活,在衣角上蹭了蹭手,接着才抱起自己的孩子,“是啊,爹爹要去抓鱼,抓好多好多鱼,回来给阿泽买好看的话本,好吃的糕点,再给你娘亲买香香的胭脂。”

     小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搂着他爹爹的脖子小声说:“爹爹,这一次可以让阿泽和你一起去吗?”看着蹲在不远处的湖边洗衣服的妻子,孩子的爹笑着回答:“那你要经过娘亲的同意才行。”

     小孩撅了噘嘴:“娘亲才不会让我去,娘亲说水里有会把人拉下水的妖怪,连出来洗衣服都只让阿泽在一边看小话本。所以阿泽才想跟爹爹偷偷去的。”

     看着湖边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洗衣服唠家常女人们,又看看在水里凫水好不欢快的孩子们,小孩阿泽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男人看着孩子,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这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四岁那年偷偷跑出去玩却不小心掉到湖里差点淹死,还是由路过此地的江宗主发现给救了起来,才留下一条小命的。

     打那之后是大病了一场,还落下了病根。其实小孩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但都夭折了,所以家里对这个孩子额外重视,为了给他治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

      看着噘着嘴一脸委屈的小孩,捏了捏他小巧的鼻子:“等你长大了,爹爹就带你去好不好,不光带你去抓鱼还带你去到处玩,你不是说想去姑苏吗,等你长大了……”“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尖叫声打断了,他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孩子。

     放眼望去不远处的湖里,湖水在不停的翻涌,小船被浪拍的摇摇晃晃,人们受到惊吓,有的撒腿就跑有的冲向那些凫水的孩子。

     尖叫声,哭泣声,水浪声混合在一起,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低沉的咆哮。

     “娘……娘亲!呜呜呜呜呜!爹爹!娘亲!”孩子似是被吓到了,他指着不远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哭叫着开口。男人看着被水浪拍倒在地上的妻子,红了眼眶。

     他不敢过去,不仅仅是因为孩子,他捂住孩子的眼睛,不管孩子怎么挣扎,他始终是死死的捂着。因为他看到了随着高高的水浪拍到岸上,略有成人手臂长的怪物张开满是利齿的嘴,正在撕咬他妻子和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迈开颤抖不已的腿向前跑去,但是能往哪边跑呢,这座村庄四面几乎都是水,可以说是湖心那一点,只有一条两人并肩的小路通向外面,所以人们出行大都是走水路,可如今那只是早去见阎王的死路罢了。眼看水已经漫上了青石路,水浪也越来也大。

     他只能带着孩子往村子中间的高地跑,经过了高地才会到达那条小路,可他没有想到那条小路也被水淹没了。水还在涨,是想要把这个不足百户人家的村庄淹没似得。

     江澄一行人在聂家的清谈会回来。御剑在半空,掐了个避风诀没有受到半点阻碍。

    
     修仙者对五感比普通人多出不止一倍。所以听到翻涌的波涛声时,江澄皱了皱眉: “停下,下去看看,我记得这边是湖心的一个村子才对。这片水域常年风平浪静,按理说不会有如此之大的风浪。”“是!”众人御着剑向村子飞去。

     距离村子越来越近。“奇怪,这个村子有这么小吗?”江澄旁边的一个门生看着缩小不少的土地有些茫然,他记得上次跟宗主回来的时候这个村子虽小,可没有小到仅剩高地处,不足三十余间房子的范围。

     江澄皱着眉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御剑。此时的高地上。阿泽死死的搂住他爹的脖子,手里还捏着他娘早先塞给他看的话本。

     水似乎没有刚刚翻涌的那么厉害了,但是村民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因为没人会想在不经意间就丢掉性命。“你!你们看!”一位村民扒在门口指着天上,其他人都纷纷抬头。

     “宗主!是江宗主!我们有救了!”“太好了!呜呜我们……我们不用死了!”“宗主!这里!救救我们!!”听到众人的呼喊,阿泽泪眼婆娑的抬头,只见空中十余人,皆身着紫衣,挽着利落的发髻,为首的那个更是俊美。

     江澄等人御剑而下,轻轻落在地上。“宗主!宗主求您救救我们吧!”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颤抖着跪倒在地,其他村民也都纷纷效仿着跪下。

     江澄赶忙扶起他面前的老人:“老人家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那老人说话突然一个村民颤抖着叫了出来:“妖怪!有妖怪!它们吃了好多人!好多好多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救命!!救命!!救救我吧,求您救救我吧!我不想不想……我……呃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怔了一下,他在那个村民身上貌似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那人喊着喊着突然抽搐的倒在地上,身体扭曲的挺动着。突然扑上来朝老村长咬去,人群一下子炸了。

     江澄抽出三毒斩向那个人,却不料被灵活避开。“吼……”那“人”又在地上扑棱了几下没有再向前,江澄看准时机化出紫电抽向那个半人不鬼的东西。

      “吼!”紫电落在他苍青色的皮肤上顿时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上面还隐隐冒着青烟。“呜啊!吼!呜哇!吼!”他……它张开嘴冲着水里发出了几声怪异的叫声便没了生息。

      “江锐你统计一下,将身上有伤口的和身上没伤口的村民分开来。”江澄看着面前化为枯骨的“人”,他记得,这个人的手臂上有一对小指粗细的血窟窿。而且经那些与那所谓的“妖怪”打过照面的人的解释来看,那血窟窿是被那些玩意咬出来的。是和走尸的尸毒有些相似吗?

     “宗主。”江锐走过来,“宗主,据我们统计在场有不足一百二十人,孩子三十有五,老人二十位其他全都是些青壮年。而其中有五位孩子,三位老人和四十七位青壮年不同程度受伤。我们已经将受伤的人安排在最南边的一些院舍里。”江澄点了点头:“将重伤与轻伤者也稍微隔离开,多几个人盯着伤者,一旦发现变故立刻斩杀。这里离莲花坞约有三炷香的时间,找个人回去,多召些门生过来。”“是!宗主!”

     将村民们安置好后,江澄御着三毒去了南边的院舍。“怎么样了?”“回宗主,皆以帮他们的伤口止住了血。”江澄看着或坐在院落里或挤在屋子里的人开口询问,“没有再发生那样的事么?”那位门生摇了摇头。“只是……只是……”见那门生支支吾吾的,江澄皱着眉开口:“有话直说,这成什么样子?”“那人……”“宗主!宗主不好了!水越涨越快,浪也大了起来,而且那些怪物……”江澄御剑到半空中。看着水中欢腾着的怪物执紫电抽了过去。

TBC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