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空鹿饮溪 字是昀泽

月落乌啼霜满天,曦臣晚吟相拥眠。

【曦澄】不是江晚鱼是江晚吟

【2】

☆这其实是一个被吓出来的脑洞

☆原著向

☆ooc有,文笔渣,慎入

☆有私设【多到可以当饭吃(bu)】

☆私设羡羡回来后又七年,羡羡和澄澄关系有回温,曦澄结为道侣四年。①

     “人还没来吗?”江澄抽回刺进怪物身体里的三毒。“回宗主,还没有。”江锐微微喘气,抬手擦掉溅在脸上的液体。

     那些怪东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缠。而且还有两个门生受伤了,一个被那东西的尾鳍划伤了后背,一个被咬在了小腿上。

     江澄猛的一跃躲开了被拍上来的水柱,还没站稳就听到江锐的喊声:“宗主小心后面!!”江澄转身执起紫电往那已经越到半空,张开嘴妄图偷袭的怪物的身上抽去。“噼啪!”

     “吼!”一声低沉的吼声响起,所有的怪物仿佛被下了定身诀,猛的停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水里,几只溜的慢的被江澄等人当场截杀。

       “这是怎么回事?”江锐攥了一把被水拍散湿了的头发,看着趋于平静的水面开口。江澄收起紫电抬头望天上看去。楚蔚也就是刚刚被派遣回莲花坞召集门生的那个人,正带着一众门生赶到。

     “宗主!”江澄看着湖面:“江锐,你派人时刻密切观察周围。那怪物看来也不是什么没有智商的东西……”“宗主!您快来!”江澄话没说完就被急急忙忙的打断了。
  
 
     是那两个受伤的门生。被伤了后背的那个此时已经止住了血,只是伤口有些狰狞,看起来并无大碍。

     而问题就出现在被咬伤的那个:明明伤口不深,伤口的血却止不住,而且短短时间内有发黑溃烂的迹象,整个人在不停的抽搐且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但似乎没有用,不一会那人的脸就开始发紫。

     “水……给我啊!哈嗯……水!”那门生痛苦着叫着,拼了命似得在抓挠侧颈,力气大到他身边的另两名门生差点按不住他。

     江澄走过去一下把那个门生敲晕,侧身对刚刚那两名按着他的门生说:“你们两个去找木桶盛水,大一点的。”

     见昏迷的门生还在抽搐着便将江锐和楚蔚叫过来。“宗主,已经派遣其他人在周围巡视。”“嗯,你们两个过来按住他,别用太大力,省的等会儿断骨更不好弄。江昀泽【江锐字昀泽】你发带给我,你俩按住他的时候顺便给他收拾收拾颈上的伤。”

     刚好水来了,江澄命江锐和楚蔚将那门生放到桶里,用发带绑在他大腿处,然后用剑割掉伤口周围的坏肉紧接着割开伤口挤出污血,最后倒上疮药用干净的布潦草的包扎了一下。

      “江锐你去看看之前受伤的百姓有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楚蔚你去周围看看跟其他人一起接着巡视。”“是,宗主!”还没等三人走开,那个被江澄一把敲晕的门生突然大幅度的抽搐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楚蔚下意识的想要去按住他。

     还没等碰到他,那门生就突然扣住楚蔚的手腕一用力,楚蔚一踉跄被拽了过去。

     “哐”的一声楚蔚撞倒了木桶和那人倒在地上,后者张开嘴莫约有小指半指长的利齿完全暴露出来随时都能咬断楚蔚的脖子。江澄眼疾手快的用紫电把楚蔚拽起来,顺带给了那门生一脚。“吼!啊!!”

     水又开始翻涌,大小不一的怪物短时间冲出水面扑向周围巡视的江家弟子。

     “别慌!起阵!”江澄看着癫狂不已的受伤门生,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忍,但还是被他压了下去然后抽出三毒刺穿了那个门生的胸口。那门生抽搐了几下便无了生息,但却与之前那个人不同,没有化为枯骨。

     指挥着众弟子结阵江澄又在这边留了以楚蔚为首的三个自己的心腹,便御剑急急忙忙的往南飞去,江锐了然也随他一起去。
  
 
     可奇怪的是其他受伤的村民并没有发生这种怪化的情况。‘难道…!遭了!这该死的东西!’江澄猛的一回头“江锐你留在这里盯着!”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御着三毒回去。

     果不其然,阵已经破了一个大缺口,弟子伤亡也在增多。“哼,这混账东西。”江澄挽了个剑花,步跃而起一下将一只怪物斩成两半。同时化出紫电,杨手朝水面抽去。“噼啪!”紫光大盛,小一点的怪物竟像死鱼一样个个翻起了肚皮。

     可同时也刺激到了更多的怪物,波涛汹涌,掀起的浪一丈比一丈高,不少门生御剑在半空被掀到了水里。

     这些怪物的动作似乎都是有规律的。江澄御剑到半空,发现距岸边六七丈的距离有一只怪物比其他的都要巨大都要……引人注目。

     “是你了。”江澄站在三毒上握紧紫电,充满了灵力的紫电啪啪响着,俯身向下,头发与衣角纷飞。

     又一鞭子落到水面上。一道水柱拍过来江澄一跃而起翻身躲开,又稳稳落到了三毒上。几鞭子下去,着实将那个庞然大物惹怒了。

     将灵力运至手心用力一拍把再次扑上来的杂鱼震开。江澄看着那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的怪物跃出水面朝自己扑过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微笑。

     他御着三毒猛的往下一扎,竟与那怪物错开,一下子扎到了水里。

     刹那间,只见水面上浮起紫色的九瓣莲图案的法阵,配着灵器紫电的紫光说不出的好看,位于阵法中心的怪物此时正痛苦的哀嚎着不停的扭动着身躯。

     江澄看准时机,用紫电勒住那怪物的脖子站到它头上,另一手执三毒找准空隙将紫电一收,双手用力将那怪物的头颅插了个对穿。那些小怪物几乎是一瞬间就乱了阵脚,被江家弟子反杀。

     谁知就在这时那怪物突然一尾鳍扫过来,似是想挣个鱼死人亡,江澄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拍下去,自左肩至右腰被划开一道口子。

     三毒还牢牢的插在那玩意的脑袋上。水花翻涌。“咳!”呛水的滋味着实不好受,更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几条漏网之鱼,江澄的左大腿和右肩都被咬了一口。本想召出紫电,奈何灵力不足炸出两个电花便无声息。

     “宗主!”楚蔚带着几个门生将江澄周围的怪物斩杀。还没等几人碰到江澄,一个大水花便将他卷了下去。

TBC.
   

    

     

    

    

评论(6)

热度(51)